体育教育行业投资热情下降?别总想着从孩子身上赚快钱

  而凯兴资本合伙人辛颖说得更加直接,“资本追求回报和发展的速度,但这个行业可能并不是一个可以快速赚钱的行业,两者之间存在一定的矛盾。”

  按照懒熊体育创始人兼CEO韩牧的说法,资本在2016-2017年对于青少年体育行业是充满兴趣的,融资金额基本达到6个亿。但随着资本对行业的深入了解,投资金额却越来越小,与体育教育行业的曝光度明显不成正比。

  事实上,体育教育本质上存在一个公益性和商业性的关系,在追逐商业利益的同时,更需要做好普世的教育工作,一味求快反而颠覆了根本。

  很显然,体育是一个慢生意,教育更需要一步一个脚印、循序渐进,当体育和教育相融合后,任何的急功近利都不可取。

  一些足球人也发表了相似的观点。著名足球评论员、教育部校园足球专家委员会委员张路提到,目前体育教育中存在过早强调竞技化、专业化、化的问题。

  张路表示,体育教育培训的基点在于为广大孩子服务,一定要理清先后关系、孰轻孰重,做青训不能冲垮校园足球的普及。

  当下CBA就对青少年群体给予了更多关注,尤其是偏远山区的留守儿童——篮球运动丰富了他们的课余生活,也让孩子们更加喜欢篮球运动,愿意参与篮球运动。从另一个角度看,体育教育的人群因此扩大,为行业内企业的发展提供了必要的上升空间。

  “总想着从最底层直接发展到最顶端,跨越了足球运动的金字塔构架,问题其实很多时候出现在我们的体育教育培训上。”

  关于这个问题,CBA市场营销负责人刘超反而认为两者也并不矛盾——“对于行业而言,要理解公益是一种社会责任,关乎公共利益,通过公益为先,相关人群获益,企业才能在行业里更好地生存。”

  最终做大做强的是行业内最先实现品牌红利的企业。行业需要多元化发展,目前,需要向规模化发展;行业得到了国家政策的扶持,目前的很多企业都聚焦于培训端,接下来要考虑的是如何跨越到产品红利期,不能因为商业上的短期需求得不到实现而漠视其未来的价值。产品模式上需要更新,体育教育需要更多的商业人才,

  对此,体育教育的商业发展被行业内人士定义为四个红利期:行业红利期、产品红利期、运营红利期和品牌红利期。

  产品达到用户肯定后,”谁的产品更贴近刚需谁就能脱颖而出;一些参会嘉宾同时强调,而不是竞技类人才;“首先人才需要更新,体育教育产业长远来看潜力巨大,比如体育场馆、体育装备、体育科技等领域都需要进一步挖掘。此外。

  “再者,需要做大体量。大体量从来哪里来,做好青少年体育教育的普及将是未来带动行业市场消费的关键……”

  “我们要让孩子们成为全面发展的人才,这是体育教育的重心,而不是要求他们都成为球星,这不现实。”

  前国脚孙继海就着张路的谈话进行了延伸。他认为,中国足球搞不上去,青训中间的很多体育教育培训背离了运动发展的规律。

  为了讨论和解决行业中面临的矛盾和问题,本周由懒熊体育举办的主题为“年少有为”第一届体育教育产业峰会召开,会上诸多行业内资深人士提出了自己的真知灼见。

Copyright © 欧洲杯买球平台_2021年足球欧洲杯安全投注建材装修网站 版权所有    苏ICP12345678   XML地图   欧洲杯安全织梦模板